陌香文库,分享好文。

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

分类: 今日好文

【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】

正文地址:?moxiangwenku?/?/gd/2012-10-31/14280.html

陈酒 一(青狼番外)

  天下隐隐透着乱势,百姓则竭力求个糊口。西北一片由于地理原因,自古以来便民生艰难,马贼横行,官府空设。天时地利加人和,骥庄虽入江湖不过三年,却已将北地整成一块,俨然已成江北白道龙头,正是百事俱兴,蒸蒸日上。
  是时,任何方一十又八。
  骥庄对讨生计入了黑道的,不拘小节,不计前嫌。对白道,却又是一整个谦和有礼,恭敬有加。说好听些,那是有容乃大;说实在些,那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只是江湖本来便是靠着拳头大小排位子的地方,任字辈的一拨人一个比一个能干难缠,廖家两兄弟背后又是琅朝军阀的潜势力,再加上骥庄做的是大事,为的是北地民生,理字上先占去七分气势,故而,即使那些老门老派的白道,一边以正统自居,挑剔着骥庄立场不清,一边却也不得不钦服,不得不交好。
  骥庄要的,是整个北地的齐心协力,这才有的此番广结同盟。却说这携手合作,除了主子们划下的那些道道,总要有个放在台面上人人都知道时时都记住的保证。这保证,自古以来,不外乎结为秦晋之好。
  故而这年秋,因廖庄主正房长子周岁喜宴渐进,骥庄门前,那是来客不绝。除了正经道贺打交道的客人,自然少不得借口以武会友上门挑刺的,更少不了携了师姐妹亲姐妹,乃至小女侄女前来造访的。后者的意图昭昭若揭,实乃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  任森本就不多话语,遇到如今的境况便愈显寡言沈闷。他管的乃是内北院的那拨半大小子,倒也不拘于应酬。于是每日做完份内的事,便早早地不见了人影儿。不是回了里院,就是在庄子附近觅个僻静的地方练剑。
  任骉瞧在眼里,暗自抓耳挠腮地先自急上了,一心盼着那帮子客人早走早好。任鑫不出声儿,只将接待应酬诸事打理得周周到到。廖广峻偶尔弥补一下自家武痴小弟接人待物间的无意疏忽,逗着摇摇学步的小侄子,四平八稳地等着廖家再添新口,对这些一笑揭过。
  这一日正逢旬末,几个按例碰头,说定正事,任鑫趁机便把事给提了。
  “公子您瞧瞧,山上都秋红了,可这前头,哪一天不是百花齐放。几个厉害丫鬟,更是借着端水送茶,整日穿梭来去,一径朝这边张望。好在还记得规矩,不曾闯过界。”因了朴久!在场,任鑫只是简略一说,不敢损得太厉害,末了咂咂两声,意犹未尽地添上一句,“只是,这般下去,不定哪日就……”
  “那叫正值年少,情真意切。”任骉邪邪一笑,“就算人家真的一时迷路,误入后院,你我这般辈长的,庄主那般成名在外的,还真不好和他们计较。”
  任鑫摇摇头叹口气,逮着任何方讨口风:“公子?”
  “不是有人要上门‘作客’么,把这消息放给他们,别提来者何人,只朝武艺高强杀人不眨眼的说,估摸能安生些些。”任何方掸掸衣摆起身,朝廖君盘夫妇及一旁的廖广峻告了个礼,抬腿迈出厅门,扔下一句,“若是还有那无赖不知见机的,好办──咱叫他有这胆进门作客、没那脸出门回家!”
  任鑫得了这句,心满意足,嘿嘿一笑,自去安排。任骉暗道公子恼了,看看任鑫已经走到院门口,又瞧瞧厅里一大家子,瞅瞅自己这个外人,也溜了。
  “你别管那些,顾好自个身子才是。”廖君盘亲手斟了新上来的果子茶,一边端给他那行动日渐不便的媳妇,一边却是闻着那酸甜酸甜的茶香心里发颤。眼看得朴久!接过茶盏凑向唇边,他只觉牙根一酸,忙忙移开眼。
  朴久!轻举茶盏,宽袖遮脸,偷偷抿唇一笑。
  “不错,弟妹莫担心。”廖广峻一派温和,却也不容置疑,“我家小弟没别的好,就是死心眼。至于外头那些,一朝轻狂而已,总会知难而退。”
  听似轻描淡写,实则内藏深意。知难而退的难从何来,又如何不因私伤公?廖君盘甩手掌柜做惯了,没听出弦外之音。朴久!出身高墙深院,却是立时领会,当下以茶代酒,双手举杯过额,低头恭谨一敬。
  廖广峻摆摆手,受了这礼,这事便就此定论。
  “久!你这……”廖君盘有些受不了如此肃穆的氛围,“哎,你没错没过的,廖家如何会对不起你……”说着说着想起了此中关键,廖大侠剑眉倒竖,怒了,“我何时提过半句要纳妾了?!”
  这一嗓子吼出来,吓着了旁边丫鬟抱着的小娃儿。廖小公子哇哇哭了几声,四下一张望,冲着他爹亲娘亲眨巴眨巴眼睛,却是朝廖广峻伸手讨抱。
  “廖大侠自然无碍。”廖广峻得意洋洋接过小小软软的侄子,心疼地又哄又拍,“廖庄主可就身不由己。”
  廖君盘咂吧咂吧这句话,终于领会了其中要害,酸溜溜地瞪一眼在廖广峻怀里啃指头的儿子,埋怨一声嘀咕几句意思意思,顺手翻翻桌上一迭拜帖,慢慢皱起了眉,“亏他们出身名门,这般把自家女儿终身大事当买卖来做,也太不要脸了。”
  廖广峻叹了口气。他这小弟,担了个庄主的名儿,除了趁着有人打上门来时过尽了比武的瘾,哪里还出过力?亏得他尚未输过一场,加上本也不曾指望他操心这些,姑且算他尽责了罢。
  廖君盘却还不停嘴:“恬不知耻的乃是父兄。都是面嫩脸薄,云英未嫁的,我们下手也别太狠了。”
  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。不用他来操心打发,自然有心情闲话评论。廖广峻气得乐了:“你倒知道适可而止。”
  “小师弟只是说着玩儿。”廖君盘领会岔了,替任何方分辩道,“他自小便点子多,可若说真动了怒的,只就当年那一回,也不过……”
  也不过折腾出来个骥庄,还有骥庄这一大堆子事儿。
  廖广峻浑不料他家小弟胳膊往外拐,竟然学会了护犊,闻言一怔。待得回过神来,心里也不知是气是恼是乐,还是宽慰,亦或失落。只是过往岁月如潮般拥上,眼中莫名酸热,此地实在不宜久留,于是端出做大哥的架子,哼了一声,把安静下来的侄子往丫鬟手里一递,拂袖而去。
  “哎?”廖君盘莫明其妙地望望廖广峻急匆匆的背影,又看看桌上冒着热气的药碗,抄起盘子就追了出去,“大哥,大哥!药还没喝那!”
  这方子是他那医术天下第一的小师弟开的,也就在换季时分调理几贴,味道也不过份,绝不至于喝得一闻便想吐。大哥就算生气,也没理由和自己身子过不去啊!
【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】

--免责声明-- 《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》小说章节新颖,内容惟妙惟肖,《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》章节内容由本站[陌香文库]程序自动转载于互联网或由本站会员上传,《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》小说版权归属于原作者,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作品,让更多读者欣赏,《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》只代表小说原作者的观点和本站[陌香文库]无关,如果小说章节内容不健康或者如果您认为本站转载《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》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予以删除处理mo6452-1。

<small id='mo6452-1'></small><noframes id='mo6452-1'>

  • <tfoot id='mo6452-1'></tfoot>

          <legend id='mo6452-1'><style id='mo6452-1'><dir id='mo6452-1'><q id='mo6452-1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    <i id='mo6452-1'><tr id='mo6452-1'><dt id='mo6452-1'><q id='mo6452-1'><span id='mo6452-1'><th id='mo6452-1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mo6452-1'><tfoot id='mo6452-1'></tfoot><dl id='mo6452-1'><fieldset id='mo6452-1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          <bdo id='mo6452-1'></bdo><ul id='mo6452-1'></ul>

                • 《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》为转载作品,《青狼记番外陈酒—三千界》所有章节均由本站程序自动收集于网络,内容属于原作者和本站无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陌香文库. Some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