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香文库,分享好文。

不说爱—载秋

分类: 今日好文

【不说爱—载秋】
楔子
「怎麽样?」
什麽怎麽样?琥珀色的清澈眼眸含愠地瞪著左手无名指上的银环,「这是什麽?」扬起手问。
「戒指啊!」亮出自己的左手,无名指上赫然也见一枚同款的银戒。「我挑了好久,果然很适合你。」执起较自己纤细的手细细端视,内心的得意和满足之情悄然而生。
「我当然知道是戒指!」欲抽回自己的手,不料却被握得死紧,「放开我!」
「不放!」语气轻柔而坚定。
「你!」力气敌不过眼前这个无赖,忍不住低吼出声道:「一个大男人没事干嘛戴戒指!」
「我不放。」亲吻著手中白皙、有著平整指甲的长指,「我要一辈子都这样握著这双手,快乐的时候不放,痛苦的时候不放,到死我都不放。」
琥珀色的眼朣微微睁大後,像是不敢置信地又眨了眨眼。
「你这样算什麽?凭什麽要我用一辈子来跟你搅和?」
「因为我爱你。」
「......我不会说你最想听的那句话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就算这个冷淡又倔强的男子永远都不肯说一个「爱」字,他仍旧放不开他了。
「一辈子很长。」你可能会腻,他想。
「我知道。」如果可以更长就好了,他祈祷。

第一章之1
有时候,连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执迷不悟,喜欢上了这麽一个懂得伤害她的男人......不,该说是她的看不透让自己浑身是伤,怎麽能去怪罪从头至尾不明她心的他?是呀,是她太傻了。
双手交叠、枕著下巴的梁和昭眼带嘲弄但却又挟著眷恋地,细细端视眼前这个连在睡梦中都不肯放松,紧抿著唇的男人。
长期坐办公室造成不够男子气慨的白皙肤色,176的身长很普通,体格也始终瘦削;俊容上有著一抹被酒气薰染的红,漂亮飞扬的眉宇下是被长睫覆盖的琥珀,可惜暂时看不到其中的透明澄澈;东方人少见的挺直鼻梁让原本过长的脸型显得完美,丰润性感的唇瓣下是弧度优美的下巴。
28岁的大男人了,始终一头在现代显得跟不上流行的黑发,不曾染过的柔细发质修剪合宜,中分的发线露出光洁的额头,此刻的他温和地像只无害的小动物。
唉!明知他在酒精的催唤下是不会醒过来的,但她仍不敢放声的吐气,只得在心底咽下不知第几次的叹息。
然而,也只有在这种时候,她才敢放大胆子去看这张她悬在心上多年的脸,也唯有此刻,小心翼翼、战战兢兢隐藏的思慕之情才能悄悄自眼底流泄而出。
「梁和昭,你何时学会像个怨妇了?」她自嘲地扯开一抹笑。
谁来阻止她,让她不要像现在这样的可悲,居然沦落到只能在他睡梦时窥探他的面容,这般委屈。
是因为初恋的关系吗?为什麽这麽难挣脱这张网呢?明知道他不会有回应的那一天,她仍旧等待。十年,不算短的岁月她都任之流去,视而不见,检视心中那份执著,她想,喜欢一个人是会坚强得不准任何人打扰的,只是试图维护住某种自由。
◎◎◎
一道刺眼的光线映在脸上,热辣的感觉使他忍不住皱起了眉,眼皮的酸涩与宿醉的後遗症让方礼彦不禁呻吟出声。
「哦......」他觉得好像有一团步兵队正趾高气昂地在脑中行军高喊,一波波的刺痛和昏眩让他抱著头试图压下痛苦。
「还好吧?」递上一条温热的湿毛巾,和昭抑制自己想亲自替他拭脸的冲动。
「谢谢。」硬著声道谢,礼彦在看到一脸柔和的她时,昨夜的记忆也像倒带机般地重新在脑中播映,当然,造成他会醉酒失态的原因他也记起来了。
思及此,习惯性的抿起唇瓣,他默默地擦著脸,无语。
知道他自尊心强,和昭本就不期望他会主动对她诉苦,何况她之於他,大概就是个从大学时代至今仍保持联系,现在「恰巧」住同幢公寓的普通朋友罢了。
自作多情不是她所擅长的。
「要吃些东西吗?」
在心底为自己打了一下气,她接过他手中的毛巾,装作随口问问的样子。
本想摇头拒绝,但礼彦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些饿了,「那就麻烦你了,我还要咖啡。」
「为你并不麻烦」这句话在舌尖打转半天终究吐不出口,和昭咬著唇走向开放式的小厨房。
这幢公寓位於不错的地段,住家品质高且有优良的管理制度,全部有15层楼高,每层只有六个住户,两两相对,每户格式相同,近40坪有三房两厅加一个卫浴设备,距此不远也有方便的停车处,所以租金不低,有能力租贷的多半是主管级的独身贵族如方礼彦,或是像她一样的SOHO族。
「我怎麽会在你家?」套上被置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,他嗅嗅袖口,不由得拧了眉。
「你醉得可厉害了,」一边拿出平底锅煎蛋,和昭按下咖啡机的开关,「计程车司机把你从车里搀出来的时候,我刚好下楼买宵夜,就将你顺便拖回我家罗!」
拖?看来他昨晚真的烂醉如泥到站都站不稳的程度了。
「但是我有带锁钥......」自公事包摸出一串金属,礼彦疑惑地看著背向她忙碌的身影。
「真的?」和昭佯装惊讶的回头瞄了一眼他手上的锁钥和黑色公事包後,注意力又转回滋滋作响的荷包蛋,「原来你放在公事包呀!我昨晚在你身上摸了半天都没找著,你那公事包......」俐落地翻过蛋,她语带一丝玩笑道:
「我敢碰吗?」
「是吗?」顿了顿,礼彦释去心中的疑惑。
也对,和昭毕竟是相识不浅的朋友,很清楚他在私人生活上的洁癖,更别提他随身的公事包当然是严禁他人碰触,一方面是他本身的习惯问题,另一方面他担任高层主管,掌握许多商业机密,她了解这点才没去翻找他的公事包。
「好了!」熄掉炉上的火,和昭倒了两杯咖啡连同刚做好的三明治一起端上客厅中央的矮几。
「鲜奶。」她从冰箱拿出一罐已开封过的鲜奶,他的咖啡不加糖,但要放鲜奶,她一直记著这习惯。
接过鲜奶,他晃了晃约剩三分之一重的盒罐,「不会过期了吧?」
给了他一记白眼,和昭没好气地咬了口三明治,口齿不清地说:「昨天才买的,安心啦!」其实是在他未醒过来前,她特地到楼下的超商买的。
「嗯......」扶著仍沉重的脑袋,他缓缓啜了口加了鲜奶未搅拌的热咖啡,感觉苦涩的液体滑下喉咙,食道,到胃......然後翻腾──
「唔!」脸色一变,他捂著嘴冲向厨房里的流理台,一阵呕吐声传来。
强忍住想轻拍他背的欲望,和昭握著拳道:「你还好吧?我看你今天还是请假好了......」
快速地漱了下口,礼彦抹去嘴边的水渍後摇著头,「抱歉打扰了,我还是先回家梳洗一下。」步出厨房,他提起黑色公事包正要走向玄关时,眼中映入一份还含著热气的三明治,压下胃中的不适,他端起盘子道:
「这个谢啦,盘子我洗好再还你。」
【不说爱—载秋】

--免责声明-- 《不说爱—载秋》小说章节新颖,内容惟妙惟肖,《不说爱—载秋》章节内容由本站[陌香文库]程序自动转载于互联网或由本站会员上传,《不说爱—载秋》小说版权归属于原作者,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作品,让更多读者欣赏,《不说爱—载秋》只代表小说原作者的观点和本站[陌香文库]无关,如果小说章节内容不健康或者如果您认为本站转载《不说爱—载秋》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予以删除处理mo38995-1。

<small id='mo38995-1'></small><noframes id='mo38995-1'>

  • <tfoot id='mo38995-1'></tfoot>

          <legend id='mo38995-1'><style id='mo38995-1'><dir id='mo38995-1'><q id='mo38995-1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    <i id='mo38995-1'><tr id='mo38995-1'><dt id='mo38995-1'><q id='mo38995-1'><span id='mo38995-1'><th id='mo38995-1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mo38995-1'><tfoot id='mo38995-1'></tfoot><dl id='mo38995-1'><fieldset id='mo38995-1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              <bdo id='mo38995-1'></bdo><ul id='mo38995-1'></ul>

                • 《不说爱—载秋》为转载作品,《不说爱—载秋》所有章节均由本站程序自动收集于网络,内容属于原作者和本站无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陌香文库. Some Rights Reserved.